开幕倒计时

时间:2017年11月24日—26日

地点:中国西部国际博览城(成都市天府新区福州路东段88号)

中国·成都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现金贷监管亮剑了!多地已启动!

  因趣店冲击波站到舆论风口的现金贷,终于迎来实质性监管动作。近期,宁波、重庆等地先后传出监管部门发文严查现金贷的消息,整顿方式包括自查,要求限期关闭等。
  专家认为,对于现金贷的监管,应该将未持牌金融机构纳入与持牌金融机构相同的管理框架中去。目前地方监管部门的动作,应该代表了对于现金贷监管愈加严格的方向,所有金融业务都会纳入监管之中,不会有更多的法外之地。

现金贷迎来地方监管“铡刀”

  11月8日,有消息爆出宁波市鄞州区处置非法集资联席会议办公室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清理整顿对象中,现金贷排在首位,此外还包括网贷(P2P)、股权投资、非银支付、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等。此文件要求的清理整顿时间为2018年6月底前,对于现金贷的整顿目标是“所有经营机构必须全部关闭”。

  据报道,此份通知早在今年9月8日就已下发,并且9月已经关停了两家涉及利率过高和暴力催讨问题而被投诉较多的现金贷公司。

  另外,重庆市金融办也于11月6日下发了《关于开展小额贷款公司现金贷业务自查的通知》,要求全市网络小贷公司开展现金贷业务自查工作,“逐一填报,不得隐瞒”,包括现金贷业务名称、额度、期限、利率、放贷对象、贷款用途、资金来源、收贷方式、有无举报投诉等。重庆市金融办要求的自查时间为一周,并称将据此对部分公司现金贷业务进行重点检查。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是全国发放网络小贷牌照数量第二多的省市,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重庆已经发放了42张网络小贷牌照,数量仅次于广东省。因此,重庆对网络小贷公司开展严监管,被认为具有很强的政策指向意味。

  事实上,中央层面的监管文件早已出台,今年4月10日银监会发布《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禁止欺诈、虚假宣传,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10月,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对现金贷扩张迅猛的现象进行公开回应称:“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任何金融活动都要获取准入。”

  现在地方监管开始出动,可以看作是对4月份银监会文件的具体落实和重新加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表示,“任何一次市场的争论或风波都是监管部门规范监管的契机”。对于现金贷,应该秉承实质重于形式的监管理念,监管的形式可以灵活,但是要坚守实质,即现金贷平台有没有借贷的实质。

  陈道富提出,监管的对象可分为两个主体。第一个是传统持牌金融机构, “持牌机构与现金贷平台之间有很多资金往来,这种资金往来该不该有,过程有没有审慎,做助贷的过程中有没有坚守监管的要求,这些都是监管应该要关注的”。第二个是现金贷平台本身,监管部门需要判断实质,平台是自身进行借贷业务、真实承担最终风险,还是只是一个信息中介或技术中介。如若平台具有借贷实质,就必须向监管部门证明自身承担风险的能力,包括资本金充足、风险控制模型等。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提出,此前的监管主要是针对持牌机构,因此对于具有实际借贷业务、但并未持有牌照的现金贷平台,目前的监管体系并不明晰。对于现金贷监管的呼吁应该是,将未持牌机构纳入到与持牌机构相同的管理框架中去,包括资金来源、杠杆率、利率、催收问题等,以尽快规范行业发展。

现金贷的利率是否为市场化利率?

  公众对于现金贷的争议发酵已久,最主要的争议点在于利率。中国财富网曾经计算市面上常见现金贷平台的真实利率,年化利率超过36%的法定保护红线的产品不在少数。并且,现金贷平台用收取各种名目的服务费、管理费的方式,以避免出现最终利率过高的结果。

  有观点认为,现金贷产品的利率水平是在市场供求关系之下达成的结果,利率是资金的价格,而价格是市场最基本的机制。因此,既然现金贷产品的利率为消费者所接受,就代表了市场之手在起作用,代表了利率市场化的方向。

  陈道富提出,在消费性借款领域,很难用市场的方式自发形成均衡利率。

  陈道富对中国财富网表示,借款利率应该区分为两类看待。第一类是生产性借款,即资金用途为生产性活动。这部分借款行为可以基于借款人的生产回报情况来进行信用判断,因此市场机制可以发挥作用,法律对于这部分借款可以不设上限规定。“生产性的借贷行为是对称的,可以在生产性行为的回报与借贷成本之间寻找到一个均衡点,形成均衡利率。”

  现金贷所属的是第二类,消费性借款。 陈道富认为,个人消费的欲望没有约束,因此对于消费性借款无法衡量成本和收益,尤其是对于低收入人群、自我约束能力较弱的人群,并不具备用市场化方式形成均衡利率的机制,“这时候形成的利率一定是单方面引导或垄断情况下形成的,合理但不合意,甚至有可能都不是合理的。”因此,对于这部分市场机制无法发挥作用的借款,需要政府对于利率水平做出强制性上限规定。

  薛洪言同样认为,金融行业承担不起利率自由化之后产生的风险。任何一种不被管制的行业都有周期性,有繁荣阶段,也有出现危机、走向衰落的阶段。金融行业如若也是自由的价格,那么最后也会受到周期律的制约,金融是整个经济运行的血液,经济体系无法承担这种后果。

  薛洪言对中国财富网表示,对于现金贷平台本身,如果放纵机构自由定价,即使利率达到200%、300%也是有需求存在的。然而,现金贷平台的资金来源很大一部分是传统金融机构,例如有的银行通过认购消费贷证券化产品的形式,将资金投入到现金贷平台中。趣店创始人罗敏也曾公开承认,借出去的钱90%是别人的,其中40%是各家银行的钱。薛洪言和陈道富均认为,一旦现金贷平台的风险通过这些传统金融机构进行传导,可能会导致整个金融体系出现问题。因此,监管是必要的,强化监管势在必行。

快捷导航

我要报名

资料下载

证件申领

人工服务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展会信息